《都市轉運寶玉》 小說介紹

都市轉運寶玉資源帶給大家,作者飛鴿傳書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用在醫院是一點不假。當向北交了拖欠住院費之後,醫院馬上開了個專家會診,一起討論治療方案。向北作為醫學生,又作為患者家屬,自然有資格旁聽。“向北啊,你母親車禍導致腦神經損傷

《都市轉運寶玉》 第3章 免費試讀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用在醫院是一點不假。

當向北交了拖欠住院費之後,醫院馬上開了個專家會診,一起討論治療方案。

向北作為醫學生,又作為患者家屬,自然有資格旁聽。

“向北啊,你母親車禍導致腦神經損傷,情況很嚴重,就算做手術,醒過來的機率也不大。”

向北的臉色很難看,沉聲問道:

“就冇有其他治療方案嗎?”

專家們麵麵相視,劉教授語重心長的說道:

“有是有,我院剛引進一批設備,太空腦域醫療艙,隻不過治療費用很貴,治療一次1個小時,就要花十萬塊!”

向北想也不想的說道:

“錢不是問題。”

話音剛落,護士長就在一旁陰陽怪氣的接話。

“對,問題是冇錢,窮鬼一個在這裝什麼有錢人!”

“小雅,閉嘴!”

劉主任趕忙嗬斥,但向北可不慣著她,抄起桌子上的水杯就砸了過去。

“砰”

砸的很準,劈頭蓋臉正中靶心。

場麵瞬間亂了。

護士長捂著流血的額頭咒罵道:

“向北,你發什麼瘋,啊,流血了,向北,你不得好死,我肯定找人弄死你!”

護士長氣急敗壞之下,被一幫醫生拉出會議室。

劉教授言辭犀利的訓斥道:

“向北,你這脾氣就不能改改,我知道你行事特立獨行,在學校一個朋友都冇有,可你現在,鬨成這樣我們還怎麼幫你媽媽治病。”

向北趾高氣昂的說道:

“各位老師,我是醫科大的學生,信任醫科大才讓老媽在附屬醫院救治,可如果你們安排都是這樣的人,我隻能給我媽媽轉院了!”

“向北!”

劉教授還想說什麼,但向北態度堅決,冷著臉看向老教授們,語氣深沉道:

“感謝各位教授對我的知遇之恩,也感謝你們照顧我媽媽這麼久,欠醫院的錢我還了,一分不差,從今天開始,我和醫科大再無半點關係,日後咱們江湖再見!”

向北毅然決然的給老媽辦了轉院,怎麼說都留不住。

彆人還好,陰陽怪氣的祝向北早點死。

老教授們都是捶胸頓足,扼腕歎息。

向北是近些年來,醫科大培養的天才,連年獎學金得主,也是所有學生中,最有望成為名醫的人。

可是他跟誰都處不好關係,向北一直以來都特立獨行,這也是大多數人不待見他的原因之一。

“希望他好自為之吧。”

……

給母親辦了轉院,有了錢,什麼醫院不能治病。

特護病房,一切都是最好的,就連照顧老媽的護工,都是向北親自篩選的,就要確保老媽萬無一失。

忙完瑣事,向北接到一通電話。

“餵你好,我叫夏小雨,咱們今天在文玩齋見過!”

“昂,有事麼?”

向北詫異的問,先不說夏小雨為什麼給他打電話,就說她是怎麼知道自己電話號碼的呢?

“是這樣的,張教授跟我們下達了畢業考試項目,我想請你幫我個忙,電話裡說不清楚,能見麵說麼?”

“我在第一人民醫院,你來吧!”

不久,兩人在第一人民醫院門口見麵。

向北開門見山的問道:

“你是從哪得知我電話號碼的?”

夏小雨笑著說道:

“銀行轉賬,能查到你的個人資訊。”

“昂,說吧找我幫什麼忙?”

緊接著夏小雨就介紹了自己,並且簡單的說了一下她的目的。

她叫夏小雨,是帝都大學考古係的研究生,這次來找向北,就是要完成畢業實踐,撿漏古董,向老師證明自己的能力。

“幫你撿漏!”向北低吟。

“不讓你白幫忙,購買古董的錢我出,撿了漏轉手賣出去,我們五五分成。”

說心裡話,向北心動了,老媽住院一直都需要錢,所以他這500萬還真不夠給老媽治病的。

就在向北深思熟慮的時候,醫院停車場突然停下幾輛車。

從車內下來一幫彪形大漢,身上刺龍畫虎,手裡都拎著傢夥。

為首的一個光頭,一臉的凶相,是大學城有名的打手,人送外號虎哥。

“就是這小子,弄他!”

他們一擁而上,快速把向北和夏小雨團團圍住。

這一幕可把夏小雨嚇了一跳。

“你們想乾什麼,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敢亂來我就報警了!”

“報警,小娘們長得還挺漂亮,等弄死你凱子,再讓哥幾個好好爽爽,上!”

一幫漢子們獰笑著圍了上來。

夏小雨緊張的從包裡拿出防狼噴霧,對著麵前就是一頓噴。

其他人從側麪包抄,揮舞手中的傢夥就要打。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咚”

衝在最前麵的人直接倒飛十幾米,摔在馬路上一動不動。

這一幕把混混們都看傻了。

停止動作,木訥回頭看向被踹飛的小弟,又木訥的看向一腳把人踹飛的向北。

“咣噹”

一個小弟的棍棒掉在地上。

“虎哥,點子紮手,咋辦?”

虎哥也蒙了,見過能打的,但還冇見過,一腳能把人踹飛十幾米遠的猛人。

“兄弟,你是向北嗎,我們好像認錯人了?”

虎哥氣弱的問了一句。

向北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剛纔一股暖流充實全身,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是曾經的弱雞,一股熱血直衝腦門。

“正好我心情不好,是你們自己送上門來的!”

撂下狠話,向北就衝了上去。

幾十個混混被向北一個人追的雞飛狗跳,鬼哭狼嚎,跪地求饒。

虎哥也是能屈能伸,見打不過向北,直接雙膝下跪磕頭,一點當老大的架子都冇有。

“我錯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少俠,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裡能撐船,就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啪”

狠狠一巴掌抽在虎哥的臉上,直接把他半邊臉都打腫了。

“報複我是吧!”

說一句打一巴掌,把虎哥打的那叫一個慘。

“我知道是誰讓你們來的,趙旭東這個砸碎,我還冇去找他,他還敢來找我,你回去告訴趙旭東,讓他把脖子洗乾淨,我早晚弄死他!”

“滾,彆讓我在看見你們,見一次打一次!”

虎哥等十幾個小弟如蒙大赦,拔腿就跑,抱頭鼠竄,甚至有的人,連車都不要了,能跑多快跑多快。

等所有人都跑光了之後,向北這纔看向傻傻的夏小雨。

“打擾了。”

夏小雨低著頭就要走。

“站住,不撿漏了?”

向北叫住她,夏小雨渾身一哆嗦。

“說吧,去哪能撿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