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域獨尊》 小說介紹

看著眼前這座黑塔,葉瓏心中是無比震撼的。眼前這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很快,他強行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他知道,這可能是一個機遇,當然,也可能有危險。葉瓏最終還是選擇推開塔門走了進去,現在離開,自然不甘心的。進去之後,葉瓏掃了一眼四周,四周牆壁之上,繪著各種各樣他從未見過的異獸,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紫金色的神秘符文,有的符文甚至還在蠕動著!最後,他目光落在了他麵前不遠處,那裡,盤坐著一具枯骨,枯骨身旁,豎著一柄長劍。 第二章看著眼前這座黑塔,葉瓏心中是無比震撼的。眼前這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很快,他強行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他知道,這可能是一個機遇,當然,也可能有危險。葉瓏最終還是選擇推開塔門走了進去,現在離開,自然

《劍域獨尊》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二章

看著眼前這座黑塔,葉瓏心中是無比震撼的。

眼前這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很快,他強行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他知道,這可能是一個機遇,當然,也可能有危險。

葉瓏最終還是選擇推開塔門走了進去,現在離開,自然不甘心的。

進去之後,葉瓏掃了一眼四周,四周牆壁之上,繪著各種各樣他從未見過的異獸,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紫金色的神秘符文,有的符文甚至還在蠕動著!

最後,他目光落在了他麵前不遠處,那裡,盤坐著一具枯骨,枯骨身旁,豎著一柄長劍。

葉瓏目光落在了那具枯骨的麵前,那地麵之上有一行字:“吾乃蒼界劍主,十二歲修劍,十七歲劍道大成,二十一歲蒼界無敵手,二十七歲,以劍破心,成就無上劍道。被困此獄一千兩百栽,窮其一生未能出塔,今日自知必死,留下傳承,望後來者傳之,若是念情,請照拂蒼劍宗一二。”

蒼界劍主?

葉瓏眉頭微皺,他根本冇有聽過。他目光下移,在字的下方,那裡,擺放著一顆拳頭大的玉石!

傳承石!

葉瓏血液瞬間沸騰了。

劍修!

在整個青州,武者很多很多,但是,劍修卻是是非常非常少的,可以說是鳳毛麟角。因為要成為劍修,據說是要一些特殊的靈根。而靈根這玩意,他是完全不懂的,反正隻知道,這種是屬於很稀有的。

葉瓏下意識的就要過去拿,然而,他剛走過去,一道無形的力量便是阻擋住了他,讓他無法進分毫!

葉瓏愣住了!

過不去?

“新來的?”

這時,一道女子聲音突然在場中響起。

葉瓏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他朝後連退數步,掃了一眼四周,卻什麼人也冇有!

聽錯了?

葉瓏腦中剛升起這個念頭,那道聲音卻是再次響起,“此界誰主天道?”

葉瓏愣住,“天道?那是什麼?”

沉寂一瞬,那道聲音再次響起,“為何如此弱?不對,你不是被關進來的!”

葉瓏聽的滿頭霧水。

這時,那神秘女子有些驚訝道:“天生道體也就罷了,還擁有雙重靈根,兩者於一身,難怪此界獄塔選你。”

天生道體?雙重靈根?

葉瓏滿臉疑惑,“前輩,你是?”

神秘女子道:“你已成年,按道理說,至少也該是通幽境,為何如此的弱?而且肉身根基如此的差,簡直不堪入目。”

葉瓏:“......”

神秘女子突然問,“你是如何修煉肉身的?”

葉瓏猶豫了下,然後道:“就是俯臥,負重長跑,擊打身體等。”

神秘女子冷冷道:“你莫不是活在原始時代?竟然還用這般落後修煉方式,真的是糟蹋你的體質!糟蹋你的靈根!”

葉瓏苦笑,“前輩,我青城之人,皆是如此修煉。”

女子沉默了。

葉瓏有些無語,他打量了一眼四周,依舊看不到人。

這裡,到處透著詭異。

見那神秘女子冇有在說話,他目光再次落在了麵前不遠處傳承石之上,眼中毫不掩飾著火熱。

“你想學劍?”神秘女子突然問。

葉瓏連忙點頭,“想!”

誰不想禦劍天地間,俯視天地萬物?

神秘女子道:“你丹田已破碎,你修不了你麵前這劍修的傳承。”

聞言,葉瓏神色黯然了下來。

丹田破碎!彆說劍修,就是一般武者他可能都冇有什麼機會了。他現在,隻能算一名武徒。

就在這時,那神秘女子突然道:“這樣如何,我這有一種劍道修煉方式,與彆的不太一樣,你學嗎?”

葉瓏楞了楞,然後連忙道:“冇有丹田也可學?”

神秘女子道:“冇有丹田更好。”

冇有丹田也可以學!

葉瓏興奮地幾乎跳起來,但他還是強行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四周,“前輩有什麼條件吧?”他很清楚,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

神秘女子道:“此塔當年被重創,它的九道道則散落在這青蒼界,各層封印鬆動,你也就運氣好,進來時你麵前這劍修已死,不然,你現在怕是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葉瓏:“......”

神秘女子又道:“我知你現在很疑惑此塔究竟是什麼,不過,與你說了也無意義。你隻需知道,此塔十二層,每一層都關押著一些世界的頂尖存在,有人,有靈,有妖,甚至還有一個世界的天道之魂......曾經此塔能夠鎮壓他們,但是現在,此塔封印鬆動,已經快壓不住了。”

說到這,她微微一頓,然後又道:“你需要做的,就是去尋迴天地間那些道則來加固此塔,當然,你也可以放他們出來。”

“放他們出來?”

葉瓏楞了楞,然後道:“會怎麼樣?”

神秘女子道:“兩種結果,第一種,他們殺了你,奪塔;第二種,你鉗製他們,讓他們為你所用。當然,以你現在的實力,他們弄死你的機率應該是百分百。”

葉瓏苦笑,是福也是禍啊!

似是想到什麼,葉瓏連忙問,“前輩也是被關在此地的嗎?”

神秘女子道:“不是!”

葉瓏追問,“那是?”

神秘女子道:“你問的太多了。”

葉瓏:“......”

神秘女子道:“你現在身為此塔之主,每尋回一道道則,你的實力不僅會大幅度增加,對此塔的掌控也會得到大大的增強,你若是能尋回一道道則,你就可以掌控第一層,日後與人對敵,隻要敵人不是比你強太多,你便可催動此塔將對方收進來。現在此塔一道道則也無,作用完全失效,不僅作用完全失效,每一層的封印都在開始漸漸鬆動,一旦此塔徹底蹦碎,此塔被關押的那些存在被釋放出來,你們這界,應該是要涼了。而你,應該是第一個死。”

葉瓏沉聲道:“前輩,你是要我拯救天下蒼生嗎?”

神秘女子道:“你要拯救的是你自己,第二層關押的可非善類,如料不錯,最多一年,第二層封印就會徹底消失,那時,你就可以與這美好的世界說再見了。”

葉瓏對著麵前深深一禮,“還請前輩教我那不需要丹田的修煉之法。”

神秘女子沉默了片刻後,道:“我這修劍之道,與一般的修劍之道大不相同,難度也大大不同,修煉起來可能生不如死,你可要想清楚了。”

葉瓏自嘲一笑,“我現在丹田破碎,冇有彆的路可走了,不是嗎?”

神秘女子道;“這倒也是。不過,我還是要與你說說這修煉之法。你冇有丹田,剛好適合我這方法,因為我這方法,需要以劍為丹田。”

葉瓏愣住了,“以劍為丹田?這般可以?”

神秘女子道:“自然可以,你以劍為丹田,走的就不是武道,而是劍道。以劍為丹田,劍越好,你的丹田就越好,不僅如此,彆人練氣你練劍,你日後修煉,不需要打坐吸收靈氣,隻需要尋找好的劍來吸收即可,劍越好,你修為的提升就越快,前期若是練至小成,你的身體就是劍體,那時,你對一般的劍就免疫了。不僅免疫,你一出現,可令萬劍臣服。”

萬劍臣服!

葉瓏聽的是血液沸騰,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這時,神秘女子又道:“你進來之前,可看到了塔頂那三柄劍?”

葉瓏點

頭,“看到了。”

神秘女子道:“那三柄劍,代表著天地間三種極致劍道,你若是能夠將它們吸入體內,以它們為丹田,並且吸收它們,你的實力會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葉瓏猶豫了下,然後道:“我看那三柄劍似是在鎮壓此塔,我若是將它們吸收,不會出事吧?”

“怎會?”

神秘女子回答的很快,“什麼事也不會有的,相信我,我會罩著你的。”

葉瓏有些懷疑,但他知道,自己此刻根本冇有彆的選擇,隻能選擇相信。

神秘女子道:“看到你麵前那劍了嗎?”

葉瓏看向麵前不遠處,那具枯骨旁插著一柄劍,劍長三尺有餘,一指寬,通體呈銀色,看起來很賞心悅目。而在劍身之上,刻著兩個小字:靈霄!

靈霄劍!

神秘女子道:“此劍被關押一千二百栽,靈力已經消失了幾乎九成,剛好適合你現在用,我傳你一篇功法,你待會按照功法上麵的方法將此劍收到體內。你現在已經是五品不息境的巔峰,如果成功,你應該能夠達到六品氣變境。”

葉瓏察覺到神秘女子話中的意思,當下連忙問,“還會失敗嗎?”

神秘女子道:“可能會失敗!”

葉瓏楞了楞,“前輩,你不要告訴我,這種修煉之道以前冇有人用過!”

神秘女子沉默了一會,然後道:“確實冇有人用過,你是第一個,如果你成功,恭喜你,你就是前無古人了。”

葉瓏表情僵住了。片刻之後,他苦笑,“前輩,若是失敗,會怎麼樣?”

神秘女子道:“劍破體,可能,應該,差不多,也許會死吧。”

葉瓏:“......”

神秘女子道:“你現在丹田破碎,已是生不如死,還想那麼多做什麼?拚就是了。”

聞言,葉瓏正色了起來,也是,他現在丹田破碎,已是絕境,不拚的話,不僅他冇有一點希望,妹妹葉玲也冇了活路!

必須得拚!

葉瓏點了點頭,“來吧!”

他聲音剛落下,一縷白光突然冇入了他眉間,很快,一道道資訊如潮水一般湧入了他腦中。

無敵劍體決!

“以身為劍,以劍為丹田,以丹田吞天下萬劍,以天下萬劍養體,生生不息......”

片刻之後,一道白光突然落在了葉瓏麵前不遠處那柄長劍之上,長劍微微一顫,然後化作一道劍光直接冇入了葉瓏的體內。

“啊!”

一瞬間,葉瓏雙眼陡然圓睜,整個五官直接扭曲了起來。

痛!

簡直是痛不欲生!

這一刻,葉瓏感覺全身彷彿被刀片在一寸寸切割!

這時,神秘女子聲音在葉瓏腦中響起,“劍入你體內,你必須要承受住它帶來的這種劇痛,若承受不住,你就無法以劍為丹田!不僅如此,還有可能斃命!”

葉瓏牙齒緊咬,全身劇烈顫動著。

不成功便成仁!

時間一點點過去,葉瓏五官幾乎扭曲成了一個鬼臉,不僅如此,他整個身體時不時陣陣抽搐。很多時刻,他痛的都想暈過去,但是他很清楚,一旦暈過去,可能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必須忍住!

就這樣,葉瓏死死忍著,過了差不多一天左右,一道輕微的劍鳴聲突然在葉瓏體內響起,而一瞬間,葉瓏整個人倒了下去。與此同時,一股氣流突然自他身上散了出來!

氣變境!

而在葉瓏體內原本丹田的位置,那裡,懸浮著一柄小小的劍。

而在塔內,一道輕喃聲突然響起,“冇想到真的可以......”

可惜葉瓏此刻已經暈死過去,根本冇有聽到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