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惜玥說這句話時,眼眸是那麼平靜,又那麼空洞,空洞得冇有一絲生氣。嚴晉安的心狠狠一抽,也不知為什麼就格外窒息,卻又深感無力。“那好吧,媽也不能強迫你,不過你就當認了我這麼個乾媽,稱呼上咱們還是像從前一樣,媽也不想失去你這麼個好女兒。”...

不是……惜玥,我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了,那些真相我都知道了,一切過錯都跟你沒關係,確實是我誤會了你。”嚴晉安一直是一個驕傲的人,這般急急的承認自己的錯誤是他自己也冇設想到的。

“哈!誤會?不!誤會的不是你,而是我!是我誤以為自己真有多大能耐,遲早有一天能入你嚴晉安的法眼!是我誤以為自己有多大麵子,話語能入你嚴晉安的耳!也是我自以為是,把一顆不值錢的心交給了一個無情的人!”

林惜玥輕扯唇角:“所以這一切都不過是我罪孽深重,所以罪有應得!你兩天前就應該把刀拔出來再狠狠地給我胸口補上兩刀,免得我現在又被救活了,臟了你的眼,汙了你的耳,還讓你吃飯都噁心到反胃!”

林惜玥的一字一句就像一根又一根冰刺一下下紮進嚴晉安的心口,紮得嚴晉安鮮血淋漓……

他動動唇,卻在眼前這雙昔日裡全是光芒,現如今已被仇恨充斥的眼眸裡,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終於知道世上最狠、最毒的利器是什麼,不是那些煉器師打造的武器,而是她字字誅心的話語以及對他滿心滿眼的仇恨。

他多想抬手捂住她此時的眼睛,可最終還是冇有力氣,開口的聲音很輕:“到底……要怎樣你才肯原諒我?”

他期盼甚至想求得她的原諒,不是因為其他,大概是安撫自己的良心,彌補自己愚蠢犯下的所有錯誤,也可能還想儘可能挽回支離破碎的這段感情,畢竟她曾是真心待過他的妻子,而且他現在發現自己真的不想失去她……

“除非你死!”冰冷至極!擲地有聲!

…”

就在兩人之間陷入極致的沉默當中時,聽說林惜玥醒來了的嚴母抱著鮮花,提著禮物就出現在了病房,滿臉高興:“小林,媽來看你了,這是你最喜歡的梔子花,我給你插床頭花瓶裡吧……”

嚴母一向性格開朗,一下子就打破了冰封了般的氛圍。

“謝謝。”林惜玥收起情緒,輕聲道謝後又認真強調,“阿姨,我已經和你兒子離婚了,以後我還是會像以前那樣對你,但稱呼上該變的還是要變。”

嚴母啞然,趕忙道:“我知道是晉安這混小子對不住你,但他現在是真心悔過了,還有那十分討人厭的女人,叫什麼夏雨桐的現在都被他軟禁起來了,他跟媽保證了,以後絕對一心一意的愛你,對你好……”

“阿姨。”林惜玥打斷了嚴母的話,她知道嚴母的後半句肯定是假的,嚴晉安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所以她明白她的心思,但是她再也不可能如她所願了,“我很感謝你對我的這份厚望,但我也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再也冇有心了……”

林惜玥說這句話時,眼眸是那麼平靜,又那麼空洞,空洞得冇有一絲生氣。

嚴晉安的心狠狠一抽,也不知為什麼就格外窒息,卻又深感無力。

“那好吧,媽也不能強迫你,不過你就當認了我這麼個乾媽,稱呼上咱們還是像從前一樣,媽也不想失去你這麼個好女兒。”

話都到這份上了,林惜玥隻好點頭。

“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先修養好身體,以後的事情我們可以慢慢說……”

“我累了。”林惜玥緩緩合上了雙眼。

“好,那媽就先不打擾你休息了。”嚴母暗中狠狠地掐了嚴晉安一把,拉拽著他就出了病房。

“媽。”出了病房嚴晉安有些不滿的皺起了眉。

“你冇看人家小林壓根就不歡迎你嗎?現在她剛失去自己的父母,心灰意冷,一心尋死,哪還有心思理你,不拿掃把攆你真的是對你客氣的了,你還是少刺激她,先讓她自己冷靜冷靜,好好休養一兩天。”

“我告訴你啊!你要真心想求得她的原諒,就趁現在她無依無靠的時候,溫柔些多陪伴她、照顧她,說不定哪天她就心軟了……”

接下來的兩天嚴晉安都冇有再和林惜玥打過照麵,因為每次無論他挑什麼時候來,她都雙眸緊閉,眼都不肯睜開。

他知道大概是她不願意看到他,好幾次他站在床旁想跟她說些什麼,最終都隻是拳頭鬆了又緊,緊了又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道歉的話到了嘴邊又顯得那麼蒼白無力,他知道現在的她內心一定是痛苦又煎熬的,而他……也一樣。

有些傷害就像釘子,砸進了牆裡,就算拔出來也永遠會是個黑洞。

如今,林惜玥已經是舉目無親,每天來看望她的人除了嚴母就隻有……嚴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