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個屁啊,雷泰那雜碎呢?老孃要去砍了他!”

柳詩韻瞪著漂亮的丹鳳眼道。

“嗬嗬,不用管他,被騙的女人裡,有一個是蘇杭一把手的女兒,你覺得他能有好日子過?”

陸寧笑眯眯的說完,又撇了一眼後院,低聲道:“我等下要去辦件事,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要不,抓緊時間,親一下?”

“不親....”

柳詩韻環抱著胳膊,氣咻咻的說道:“我生氣,你竟然懷疑我對你的感情。你知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藏不住的,即便捂著嘴,水也會從另外一個地方流出來?”

“呃....”

這破路也能開?

陸寧見柳詩韻又開車了,心裡也輕鬆了一些,知道雷泰這件事,給她造成的陰影,應該已經淡化了。

“好,那是我錯了。不該懷疑你對我的感情。等我回來了,你多用一些姿勢,懲罰我吧!”

陸寧舉著雙手道。

“哼,想得美!”

柳詩韻斜著瞪了陸寧一眼,隨即把水嘟嘟的小嘴湊了過來:“快點,親我!”

“噢,好!”

陸寧捧著柳詩韻妖媚的臉蛋,貪婪的親了起來。

過了一兩分鐘,才鬆開了她,說道:“那我走了,你跟雪兒說一聲,我會儘快回來的。噢,對了,這是你和雪兒的手機!”

陸寧又把兩人的手機摸了出來,放在茶幾上。

站起來後,補充了一句:“對了,這山莊的主人,是我的姐姐,你們隻管放心的在這裡住幾天,等我回來了,再一起回武城!”

“嗯,知道了。主意安全,彆讓我和雪兒守寡.....”

柳詩韻知道,陸寧去辦的這件事,肯定很危險,他纔會這麼正式的來告彆。

“嗨....勞資冇那麼容易掛!”

陸寧揮了下胳膊,大步走出了房間。

很快。

陸寧來到了山莊外麵。

陸雲蕖和周煒,以及另外幾個武聖級彆的護衛,已經在等了。

見陸寧出現,紛紛恭敬的喊道:“陸少!”

“嗯,這次要依仗大家,一起齊心協力,完成宋書記交給我們的任務!”

陸寧點點頭說道。

“陸少放心,除非我們戰死,不然,一定完成任務!”

周煒一群人,挺著胸脯道。

他們尊重陸寧,除了是陸雲蕖的“弟弟”,更重要的一個原因,陸寧年紀輕輕,就是先覺境中期高手。

如果,隻是一個紈絝子弟,周煒他們,倒不一定這麼敬重。

在武者的世界,實力說話,強者為尊。

“好,上車!”

陸寧和陸雲蕖坐了一輛車。

周煒和其他護衛,坐的後麵一輛車。

開了一個多小時後。

就來到了蘇城的港口。

說實在的,從小在苗嶺大山上長大的陸寧,還真的很少見到大海。

一望無垠,秋水一色。

站在港口邊,看著來往的輪船,和蔚藍的大海,頓時生出一種,人類多麼渺小的感覺。

幾分鐘後。

一艘寫著“海事處”字樣的巡邏船靠岸了。

大家上去之後,在一個穿著迷彩服的中年男子接待下,寒暄了幾句後,就坐在船艙裡休息。

大概需要十來個小時,才能到人魚島。

一路無話。

可能淩晨兩點的樣子,巡邏船停了下來。

迷彩服男子走進船艙,看著眾人說道:“諸位,前麵還有十來海裡,就是人魚島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們用衝鋒艇送你們過去!”

“好!謝謝張處長!”

陸雲蕖點點,帶著眾人上了一艘衝鋒艇。

速度明顯比巡邏船快多了。

在夜色下乘風破浪,最多十來分鐘後,眾人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座籠罩在迷霧中的島嶼。

天空不時哢嚓的閃爍著電光。

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那各位注意安全,我們的巡邏船,會一直停在那裡,等大家凱旋歸來!”

開船的迷彩服青年說道。

“好,小同誌辛苦了!”

眾人點點頭,跳下了衝鋒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