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紅顏:天下第一女帝》 小說介紹

女尊紅顏:天下第一女帝小說(主角冷心盈宋天命)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第8章冷心盈冇有說一句話,隻是讓宰相一連十天見不到太陽,聽不到任何聲音,到了第十一天,他自動向冷心盈跪下,他服了,這個冷心盈,如同她的名字一樣,從外到裡,都是冷的,看著年齡比她大兩倍不止的宰相跪在她的麵

《女尊紅顏:天下第一女帝》 第8章 免費試讀

第8章

冷心盈冇有說一句話,隻是讓宰相一連十天見不到太陽,聽不到任何聲音,到了第十一天,他自動向冷心盈跪下,他服了,這個冷心盈,如同她的名字一樣,從外到裡,都是冷的,看著年齡比她大兩倍不止的宰相跪在她的麵前。

整個朝堂,站滿大臣,都低著頭。小皇帝坐在龍椅之中,抱著冷心盈的白狐在呼呼大睡。

“宰相大人的年紀也大了,這個時候,當是含飴弄孫,安享天倫之時,我已命人準備好一切,宰相大人,一個時辰之後就可以啟程返鄉。”冷心盈望著宰相,言笑晏晏。

冷心盈不施脂粉,卻美得那樣純粹,那樣動人心魄。上穿玉白羽紗水袖衣,袖邊帶著細小的刻絲金細紋,構成飛雲的樣式。下著束腰月白散花裙,裙角有幾朵藍色虞美人。

跪在她麵前的宰相蓬頭垢麵,鬍鬚拉碴,衣衫襤褸,指甲發黑,衣服帶著一陣飯菜**發臭的酸腐味。

“謝國師。”宰相不敢再說話,隻能是看著地板,咬著牙齒,答應冷心盈離開西越國,他知道自己是冷心盈管理西越國最大的障礙,這次自己失策,隻能認輸。

站在朝堂之下還有一些宰相的手下,他們對冷心盈不滿,

她的雙眼一眨不眨,素手輕揮,把宰相身後還想譏諷自己的官員的手臂變成了兩截蓮藕。她輕笑之中,蓮藕應聲而落,官員的雙臂就此變成兩個光滑的疤痕。

“還有誰想說話?”冷心盈的笑如同春天一般明媚,目光卻如同冬天一般冰冷。

眾人的頭就差幾寸可以低到地上了,手在微微發抖。

短短三年,冷心盈用雷厲風行的手段,用鐵腕無情的手段,西越國的國勢和其他兩國的相差不遠,眼看就要追上其他兩國。

冷心盈知道桑榆沉和江嫣然也不會停留在原地等著自己,她隻有更加努力才能追上他們,她白天管理朝政,夜晚,就是鍛造霸王劍,霸王劍已經鍛造到七級,她花費了更多的草藥和金屬,霸王劍還是難以晉級。

距離晉級的日子隻有半年,要是半年之間還是冇有找到不能晉級的原因順利晉級,霸王劍就會化為灰燼,前功就會儘棄。

冷心盈凝視著眼前的霸王劍,思緒翻飛,要是霸王劍不能鍛造成功,西越國的百姓,還有天下百姓的安危堪憂,她剛纔看過師父獨自留給她的水晶球,她故意要從桑榆沉的身上拿走一次的護身符,就是為了要確保自己知道桑榆沉的蹤跡。

她當初接下桑榆沉的護身符之後,急著離開,就是運用體內的真氣,控製住護身符,讓它保持原來的模樣,包括依然屬於原來主人的氣息,方便她可以利用水晶球探知桑榆沉的舉動,不出她所料,三年的沉寂,桑榆沉開始行動,霸王劍不能晉級,就是他在暗中使計。

他的用意不言而喻,他要奪取天下,他的霸王劍同樣鍛造到第七級,速度卻不及冷心盈,他絕對不會允許小師妹超越他,能夠讓小師妹的霸王劍平安無事地鍛造到第七級,已經是桑榆沉的忍耐的極限。

至於江嫣然,雖然霸王劍也是鍛造到第七級,但是她的霸王劍,氣勢較弱,還不能構成威脅,桑榆沉不會放在心上,而且江嫣然鐘情於桑榆沉,隻要桑榆沉一開口,江嫣然一定會聽他的話。

桑榆沉的心思陰沉,他對天下的野心大家都知道,師父也曾經當麵訓斥,隻是這是天性,難以更改,要是讓他掌管的國家管理天下,對於百姓而言,是一場災難。

冷心盈的手摸著白狐的頭部柔軟的白毛,陷進深深的沉思,在西越三年,她所想所做,都是為了西越,她隻想儘快平定紛亂,然後,做一個自由自在的人。

天下三分,雖然因為他們三人的下山而暫時停止紛爭,其實三個國家的人,都在等待霸王劍的儘早煉成,好一統天下,古來帝王之心,都是稱霸天下顯示自己的能力。

“姐姐,我要睡覺了。”不滿五歲的小皇帝,莫西年拉著冷心盈的衣袖,軟軟的聲音糯米一般香甜好聽,大概除了這個還不知道世事的小皇帝,纔沒有這種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