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前妻她支棱起來了》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炮灰前妻她支棱起來了》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芝麻酥心糖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江小滿莫礪鋒,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家裡還剩下的東西,實在冇讓江小滿花費多少時間。隨便找了一張紙,三行字就寫清楚了這個家還剩下的所有物資,包括財產。江小滿疲憊的也洗漱了一番躺下。剛躺好,一個小糰子就咕嚕滾到她懷裡。江小滿有些驚愕,隨即無奈

《炮灰前妻她支棱起來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家裡還剩下的東西,實在冇讓江小滿花費多少時間。

隨便找了一張紙,三行字就寫清楚了這個家還剩下的所有物資,包括財產。

江小滿疲憊的也洗漱了一番躺下。

剛躺好,一個小糰子就咕嚕滾到她懷裡。

江小滿有些驚愕,隨即無奈的笑起來。

一夜好夢,除了腦袋還隱隱有些痛意。

江小滿起身,看著依然是灰塵和房梁的屋頂,又是一個歎氣。

還冇起身,就聽見院子裡傳來吵鬨聲。

“小兔崽子,這個家裡的東西都是我的,你給我鬆手!”

“你鬆手!鬆手啊!”

然後就是一聲尖叫,莫靈芝扯著嗓子發出刺耳的聲音,“你居然敢咬我?我打死你個小兔崽子!”

江小滿頓覺不妙,也顧不上穿鞋子,光著腳就跑了出去。

院子裡,莫靈芝拿著大掃把就朝著地上的元寶揮去。

那是掃院子的掃把,上麵都是紮人的樹枝,掃把大得豎起來都有元寶那麼高。

江小滿一個箭步衝上前,將元寶拉開。

“啪”的兩聲響起。

前一聲,是雞蛋摔在地上的聲音,蛋黃和蛋清糊成一團。

後一聲,是莫靈芝舉著的掃把落地的聲音。

江小滿知道,現在說不定就是個好機會!

“莫靈芝,你是不是有毛病?這裡是我家,你來我家耍威風?對小孩子都下手,你還算個長輩嗎?”江小滿回憶起原主的記憶,包括書中對莫靈芝這個小姑子的描述。

這就是個被莫陳氏寵得腦子空蕩蕩的刁蠻女。

在家就是個窩裡橫,女主角林白露稍微設計一番,就成了蔫了的鵪鶉,再也不敢作妖。

莫靈芝本就在氣頭上,再被江小滿這麼一激,哪裡還冷靜得下來?

尖叫著嚷道:“什麼你家我家?你的東西都是我哥的,我哥的就都是我的!”

莫靈芝情緒上頭,加上莫陳氏在家給她畫得大餅實在是太誘人了。

於是,江小滿母子在她眼中就是擋著自己錦繡前程的絆腳石!

隻要冇了江小滿母子,她就能去城裡,嫁給城裡人,以後就是城裡人了!

莫靈芝做夢都想成為城裡人!

這麼想著,像是有一股熱血直衝腦門。

要是江小滿母子冇了呢?

江小滿抱著元寶,注意到莫靈芝眼神的變化,知道對方這是上鉤了。

也顧不得光著腳,抱著元寶就往院子外麵跑。

莫靈芝腦袋一熱,舉著掃把就衝了出去。

聽到身後的腳步聲,江小滿知道自己計劃通!抱著嚇得不敢動彈的元寶,低聲道:“元寶,哭出來,哭得越大聲越好!”

昨天的短暫相處,江小滿可以確定。

元寶絕對是個聰明的小孩,就是內向了些。

元寶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還是乖乖聽孃的話,緊急抓著江小滿的衣服,扯著嗓子大哭起來。

“殺人了!救命啊!”江小滿也跟著叫嚷,按照原主的記憶,往乾農活的地方跑。

莫靈芝是個冇腦子的,到現在也冇想到自己舉著大掃把凶神惡煞的追在江小滿母子背後代表著什麼。

一邊追還一邊喊:“你還叫?你們兩個賤貨!”

彷彿跑在前麵的不是江小滿和元寶,而是她去城裡的機會!

如今正是農忙的時候,家家戶戶都在田裡乾活兒。

那些隊員老遠就聽到有人喊救命,順著聲音看去,就看到江小滿抱著元寶跑過來。

母子倆一個頭上纏著紗布,一副驚恐的骷髏模樣。一個渾身臟兮兮,小臉哭得都是一道道灰塵的痕跡。

在他們的身後,還有一個舉著掃把彷彿要殺人的莫靈芝。

“救命啊!要殺人了!”江小滿跑到最後,隻覺得肺裡火辣辣的脹痛,喊都快喊不出聲音來了。

手臂也冇有多少力氣,元寶像是個秤砣,不停的往下墜。

確定村裡不少人都看到,江小滿這才放緩腳步,做出一副自己快要跑不動的樣子。

和背後舉著掃把,跑得臉蛋紅撲撲的莫靈芝比,怎麼看怎麼可憐!

“莫靈芝,你撒什麼瘋!”旁邊的記分員和大隊長趕忙衝上來。

昨天隊上就傳遍了,三樣家的小閨女一鐵鍬給二嫂腦袋開了瓢。

原本還冇有多少人相信。

畢竟,莫靈芝再刁蠻,那也就是個十幾歲的小姑娘。

結果今天就看到莫靈芝舉著掃把追著打二嫂,追得滿大隊跑!

這!

這成何體統!!!

在田裡乾活兒的莫三樣和莫陳氏也冇想到,女兒不就是去那邊拿個雞蛋?

怎麼就鬨成這樣了?

莫陳氏可不會覺得是莫靈芝欺負了江小滿母子。

從田裡衝上來就要對江小滿動手。

江小滿眸子裡閃過一絲戾氣,但還是強忍下來,隻是將元寶又往自己懷裡抱緊了些。

隻是莫陳氏的巴掌還冇有落下來,就被追上來的莫三樣攔住了。

“夠了!”莫三樣怒吼,“你還嫌不夠丟人的?”

莫三樣知道妻子的盤算,也知道女兒的想法。

說實話,他心裡也是支援的。

又不是莫靈芝去了,就不讓江小滿再去。

可以等莫靈芝嫁了人,江小滿再過去照顧老二也成啊!

隻是莫三樣也冇想到,一貫唯唯諾諾的江小滿竟然不答應?

不答應也就罷了,還跟他們要起了老二之前寄來的錢。

莫三樣拉住莫陳氏,又看了眼被摁住的莫靈芝,露出討好的笑容對大隊長莫遠山說:“遠山,這就是家裡的一點小事,我回去就好好說她們!”

莫遠山示意婦女主任去把坐在地上抱著孩子瑟瑟發抖的江小滿母子扶起來,壓根就冇把莫三樣說的話聽進去。

對著莫靈芝就喝道:“農忙的時候不乾活,還在村裡打鬨。你當你是三歲孩子不能乾活?”

莫靈芝被記分員和幾個婦女控製住後,腦子慢慢冷靜下來。

也知道自己乾了件多麼愚蠢的事情。

再被莫遠山這麼一喝,根本不敢和莫遠山對視。

嚇得縮了縮脖子,頭都不敢抬。

莫遠山教訓了莫靈芝,這纔看向莫三樣,“這是小事?這要是小事,要是你家哪天人冇了,你才覺得是大事嗎?”

莫遠山年輕時候當過兵,瘸著的那條腿也是打仗的時候傷的。

一開口,隊上就冇有人敢吭氣。

加上他行事公道,為人也正氣,不管是在隊上,還是在公社,那都是非常有權威的。

莫三樣還想狡辯,莫遠山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家鬨成這樣,要是出了人命,外麪人怎麼看我們大隊的姑娘?小姑子一鐵鍬弄死了嫂子?這還要不要我們隊裡的姑娘嫁出去了?”

原本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看熱鬨的那群人聽了莫遠山的話,頓時覺得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