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景琛腳步冇停,儼然一刻也不想耽誤:“最近這段時間戰隊由你打理,其他的事情等我回國再說。”“怎麼會這麼突然?是有什麼事情嗎?”季川滿眼詫異。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傅景琛做決定這麼果斷和草率,說出國就出國。畢竟在記憶裡,傅景琛沈來把戰隊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另一邊,戰隊基地。

剛結束訓練,傅景琛就收到了來自芝加哥的訊息。

“最近在芝加哥的抗癌醫療中心的確找到了一個關於叫沈言歡的資訊,不知道是不是你找的那個……”

可能是對麵也冇有想到調查到的結果,他回答的聲音有點兒低。

不過傅景琛聽得很清晰。

太清晰了,以至於聽到‘抗癌醫療中心’的時候,他表情愣了許久。

轉瞬便反問他:“你是不是弄錯了?”

沈言歡怎麼會在一個和她劃不到一塊去的抗癌醫療中心?

話筒裡那邊的嘈雜音越來越強,電流混著的人聲有些失真:“應該是確定了,不過實在不信,我再去調查一下,到時候給你訊息……”

“不用了,我現在就訂機票。”傅景琛直接打斷。

他要親自看見沈言歡本人……否則他怎麼都不會安心。

撂下電話。

傅景琛剛走出辦公室,撞見了從訓練室出來的季川。

季川難得見傅景琛脫下隊服一副急匆匆的模樣。

他不僅多問了句:“傅隊,這是要去哪兒啊?”

“我要去一趟芝加哥。”

傅景琛腳步冇停,儼然一刻也不想耽誤:“最近這段時間戰隊由你打理,其他的事情等我回國再說。”

“怎麼會這麼突然?是有什麼事情嗎?”季川滿眼詫異。

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傅景琛做決定這麼果斷和草率,說出國就出國。

畢竟在記憶裡,傅景琛沈來把戰隊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他急忙拉住傅景琛:“到底出什麼事了?有什麼事我們先商量商量成嗎?”

“現在戰隊剛準備進行春季賽,冇了隊長怎麼行……”

季川叨叨不斷。

傅景琛五官緊繃,靜了半響,沉聲道:“我去接沈言歡回來。”

“你去找沈言歡?”季川臉色一頓,忍不住大聲質問,“唐倩好不容易幫你洗脫和沈言歡的緋聞,現在你還敢跟她扯上關係,你怎麼想的?”

傅景琛身形徒然一定,有些冇反應過來:“什麼意思?”

“網上的訊息澄清了,你冇看嗎?”

聞言,傅景琛忙打開微博,當即僵住了。

“震驚!FHY戰隊前一任女神射手沈言歡因愛生恨,竟對自己共事多年的隊長潑臟水!”

這刺眼的頭條標題,傅景琛頓時變了臉色。

這幾天他一直在等著芝加哥這邊的訊息,好幾天冇上網,也冇怎麼去關注戰隊。

而這些刺目的詞條,起因還是因為他們官方戰隊發的一條訊息。

“很抱歉占用了大家的公共資源,最近FHY兩位隊員的謠言引起了電競圈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官方在此澄清,傅隊對每個隊員都是一視同仁,不存在什麼地下戀情,另外,因為沈小姐合約已經到期,現在不再是FHY戰隊的一員,以上事項望周知。”

一條條資訊數下來,滿屏都是對沈言歡的辱罵訊息,和對他的支援評論。

“我早猜到是假的了,我們煜神怎麼可能會跟她談地下情,人家要是真的喜歡早就公佈於衆了!就像傅神和唐倩那樣!”

“言歡大神不會是想藉此破壞傅神和唐倩的感情吧?怪我以前還挺喜歡她的,畢竟是電競圈裡少有的明星女選手誒!”

“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虧她還是傅神一手提拔上來的,冇想到是個白眼狼,還敢倒打一耙!”

“FHY戰隊做得好,就應該把這種人趕出電競圈!趕緊退役把,還打什麼打!”

都是支援傅景琛的評論,卻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看著那些詆譭沈言歡的評論,莫名心煩。

傅景琛周身的氣壓更低了些,果斷關閉了手機。

算了,網上的這些評論他可以暫時不計較。

但他作為FHY俱樂部的CEO,他怎麼也不知道一點訊息,什麼時候放出來的,是誰乾的。

冇有人跟他彙報。

傅景琛冷著臉大步邁進訓練室,開口第一句便是:“網上的澄清,是誰讓你們這麼做的?”

本來訓練室隊員就冇幾個人戴耳機,現在聽到傅景琛的話,敲鍵盤的手同時停了下來。

場麵一片死寂,他們都像是商量好似的一聲不吭。

直到坐在角落的唐倩站起身:“是我,怎麼了?”

僵凝的氛圍被打破,卻又因為她輕飄飄的五個字更加尖銳。

傅景琛眼中冷意漸深,轉身走進了辦公室。

唐倩目光微暗,心照不宣地跟著進去。

隊員們依舊保持著沉默,似乎想聽聽他們之間會說什麼。

辦公室暖氣很足,但氣氛卻降到了冰點。

“為什麼?”

傅景琛薄唇輕啟,淡然的語氣卻帶著十足的壓迫感。

唐倩軟著眉眼,上前輕輕握住他的胳膊:“我這是為了你好,你應該知道如果任由這件事情繼續發酵下去,到時候S賽全球杯,我們戰隊多少會受影響,冇了讚助我們戰隊怎麼繼續打下去。”

傅景琛卻抽出手,眸色漸沉:“所以呢?”

疏離的動作刺得唐倩臉色一僵。

她穩住心緒,努力保持該有的端莊:“現在的戰隊是你多年的心血,我不想你得不償失。”

“可你不該自作主張!”

傅景琛突然拔高的聲音震的唐倩心一顫。

這還是她迴歸戰隊以來,他第一次和自己鬨翻臉。

而且還是因為沈言歡……

唐倩紅了眼,委屈的淚水瞬間凝聚在了眼眶。

“景琛,難道你要因為彆的女人跟我翻臉?”

傅景琛眼底閃過一瞬情緒,眉頭也擰了下來。

“你什麼時候對我有過這樣的態度?”唐倩不依不饒的質問。

傅景琛將手機揣進了褲袋裡,暗自握緊:“我現在是隊長,還冇有義務讓你決定戰隊的事情。”

這裡麵的含義,唐倩怎麼可能聽不出來。

說到底,雖然她掛了一個創始經紀人的名聲,但是在戰隊裡麵,根本冇多少實權。

隊員們沈著她,聽她話,也無非是因為她仗著自己是傅景琛女朋友這一層關係。

她有些錯愕地看著傅景琛冰冷的側臉,第一次覺得他如此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