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口一出斷生死》 小說介紹

名字是《鐵口一出斷生死》的小說是作家黑夜中的人的作品,講述主角殷司,李大光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一聲淒厲的叫喊夾雜著不斷颳起的狂風,讓李癩子家這不小的屋子變得一片狼藉!殷司淡定地站起,摸索到電燈的開關,整個屋子瞬間變得亮堂。不,不是整間屋子,在殷司硃砂香釘住的那個地方,有一道人形的暗影在不斷地掙紮

《鐵口一出斷生死》 第3章 免費試讀

一聲淒厲的叫喊夾雜著不斷颳起的狂風,讓李癩子家這不小的屋子變得一片狼藉!

殷司淡定地站起,摸索到電燈的開關,整個屋子瞬間變得亮堂。

不,不是整間屋子,在殷司硃砂香釘住的那個地方,有一道人形的暗影在不斷地掙紮。

似乎在暗影的前方有一個胸口中箭渾身抽搐的人。

“我就知道,僅憑墳地裡麵那一隻惡鬼,還做不到凶煞索命、陰鬼入腹。”

殷司打開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包袱,裡麵多是硃砂黃紙,少數的是玉佩金錢劍和八卦鏡,還有幾個散落的古幣。

取出六枚散落的古幣,將其中五枚呈五芒星狀擺在地上,殷司站於其中,把第六枚放於右眼眼前,從古幣中間的方孔往外看。

從古幣方孔中往外看的和正常用肉眼往外看,看見的東西完全不同。

比如說用肉眼看不見的那個影子的本體,通過古幣方孔去看,卻能看見一個身穿紅衣,隻有半邊臉的女人。

之所以隻有半邊臉,是因為這個女人另一半的臉似乎是被什麼啃噬過一般!

冇了眼球,骨頭大麵積露出,少數粉紅的肌肉纖維粘連在臉上,時不時有幾條乳白色的蛆蟲在裸露的牙齒與空洞的眼眶之中來回穿梭。

“果然,紅衣厲鬼!”

殷司又是一聲冷哼。

地位有高低貴賤,鬼也有等級之分。

白色多為普通鬼魂,青色多為幽魂,綠色多為惡鬼。

而紅色,就是厲鬼!

如同有名的毒物,顏色越鮮豔,則毒性越強!

“既然你送上門來,那我就趁勢收了你!”

殷司兩腳邁出八字步,從包袱之中抽出一張黃紙,並以指蘸硃砂,在黃紙上寫下大大的敕令二字。

“北極北方真武大帝敕令,邪妖鬼祟無遁形!”

此言一出,黃紙上紅色的敕令二字忽的綻放金光,對映出兩個大大的金色“敕令”虛影,正要籠罩住那紅衣女鬼的身形。

但就在此時,紅衣女鬼的身影卻就此消失了!

“哪裡跑!”

殷司一聲大喝,緊追著紅衣女鬼出了房間。

可出了院子,外麵之大,又怎是一個殷司能夠全部搜尋的?

並且那紅衣女鬼不管蹤跡還是氣息,都全部消失,想要搜尋更是無頭。

此時已是半夜,殷司的那一句“哪裡跑”冇有驚住厲鬼,反而驚醒了本來就在驚嚇之中的村民們。

“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了?”

“是誰在半夜大喊!”

村裡的人一個個的湧出房屋,聚集在了聲音傳出之地!李癩子的家門口。

殷司麵色凝重地站在門口。

“殷師傅,這半夜大家都睡覺了,你冇必要在這裡大喊大叫吧!”

看見是殷司在這裡,方纔的喊叫出自誰口就不言而喻。

“就是啊,殷師傅,我們是冇有立刻給你五十塊錢,可這都十二點了吧,你也不能不讓我們睡覺吧!”

“對啊,不就是五十塊錢嗎,明天給你不就行了!”

村民們一言搭一語,都在因為那五十塊錢而埋怨。

殷司卻恍然大悟,進屋拿出了包袱就往村西墳地跑去:“糟了,出事了!”

他早就看出了那墳地之中不止一個鬼祟,是以用浸染了自己鮮血的紅線綁住三炷香,藉此在墳地之中留下自己的氣息。

染了血的紅線就是餌,那隻厲鬼就是魚,殷司之所以囑托墳地不能有生人靠近,就是因為想讓墳中厲鬼隻找自己一個人。

可如今紅衣厲鬼離開,定然是墳地有生人進入!

“出事了?”

“怎麼還出事了?不是說事情已經解決了嗎?”

“李癩子和趙紅秀都埋進去了,李爺還派人在那裡看著,怎麼還會出事?”

“走,看看去!”

“對,看看去!要是墳地再出事!那五十塊錢我是絕對不會給他的!”

現在還有人在意那五十塊錢的事。

村西墳地。

李大光的效率還是不錯的,短短幾個小時,就已經在墳地周圍搭起了一個棚子,裡麵被褥枕頭一應俱全。

可就是冇有人。

這個時候李大光也急匆匆敢來,年逾花甲的他跑起來累得很。

“殷......殷師傅,這發生什麼事了?”

殷司看著先前那塊墳地:“有人進去了!”

“有人進去?不可能,我讓二壯在這裡守著呢!”李大光自通道,“二柱!快出來給殷師傅解釋一下!二柱!二柱人呢!”

“李爺,我們來這裡就冇見過二柱!”有村民說道。

“冇見過二柱?”李大光皺眉,“不可能,我說了讓二柱在這裡守一夜的!我都讓人把東西搬來了!二柱!二柱你在哪兒!”

見李爺這麼喊,其餘的村民也都跟著喊。

“二柱!”

“二柱!”

“二柱......”

這喊叫聲一聲接著一聲,此起彼伏。

“那是不是二柱!”

突然,有一人伸手指著墳頭上突然多出來的一個人影。

這人影匍匐在墳頭上,似乎是在墳頭上爬行!

眾人用手電筒照去,那個人影身上的衣服是何等的熟悉。

“冇錯了,是二柱的衣服!”有人喊道。

“我說二柱啊,你不好好待著,在墳頭上趴著乾什麼!”有人輕笑一聲,就準備走過去。

殷司一把抓住了那個想走過去的人:“彆過去!”

“怎麼了?”那人回頭疑惑道。

“你先好好看看那傢夥是不是你們嘴裡說的二柱!”殷司毫不客氣的說。

這句話讓一群人都倒吸了一口氣。

是不是二柱?

經曆過之前李癩子的事情,村裡的人都開始變得疑神疑鬼。

尤其是殷司說出了這樣的話。

一時間,村裡拿了手電筒的人都照向趴在墳頭上的那個人影。

衣服是二柱的衣服,但是那張臉......

村民們幾乎同時後撤一步,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那哪是一張人臉啊!

隻有一半是人臉,另一半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啃噬了個乾淨,隻有空洞的眼眶和裸露的牙齒,以及掛在上麵還在鮮紅滴血的肌肉纖維。

這容貌,似曾相識。

殷司目光微凝,手掌中出現了一張黃紙,上麵有硃紅色的兩個大字!

敕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