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開局覺醒神級武魂》 小說介紹

玄幻開局覺醒神級武魂男女主角(古長青)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何謂仙凡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外門弟子古長青,未覺醒武魂,無緣修仙,現逐出問仙宗!”巍峨的宗門內殿之上,冷酷聲音響起。沉默一會兒,接著道:“恥辱!”大殿之中,古長青靜靜佇立,嘴唇顫抖

《玄幻開局覺醒神級武魂》 第1章 免費試讀

“外門弟子古長青,未覺醒武魂,無緣修仙,現逐出問仙宗!”

巍峨的宗門內殿之上,冷酷聲音響起。

沉默一會兒,接著道:“恥辱!”

大殿之中,古長青靜靜佇立,嘴唇顫抖,目光灼灼的看著宗門長輩,一言不發。

“還愣著乾什麼?”

宗門強者的言語有些不耐:“入宗六年,傾力培養六年,曾經名震大秦的年輕一輩第一人,卻連武魂都無法覺醒,奇恥大辱!”

古長青聞言當即緊握雙手,巨大的屈辱感讓他硬生生將指甲刺入血肉。

鮮血緩緩流淌,他的心中閃過十天前那一幕。

覺醒武魂的聖地武魂塔周圍出現了靈獸,宗主千金沐初寒被靈獸冰炎蟒追殺,他出手相救卻錯過了登塔時間。

回到宗門,他再三申請重登武魂塔,然而沐初寒卻當眾否認被救之事。

“嗬嗬,多麼可笑的善良!”

古長青有些心灰意冷,悔不當初。

是啊,他已經快十九歲了,卻還未曾覺醒武魂。

他,有什麼培養價值?

慢慢轉過身,緩緩走出大殿。

六月驕陽熾熱如火,人心浮沉極寒如冰。

……

“古長青果然冇能覺醒武魂,這就是曾經外門第一天驕嗎?”

路上,有弟子看著落魄離去的古長青,戲謔道。

“十二歲入門,接觸修行,十三歲邁入聚元境圓滿,名震大秦。

誰曾想,這般傳奇,卻遲遲無法覺醒武魂,武魂不覺,便無法突破築體境,修行之路已斷。

時也命也!”

有人感慨。

“是啊,可歎我輩修士,聚元境隻是起步,一境分四重,初期,中期,後期,圓滿。

聚元之後,開武魂感應天地才能入築體,古長青,泯然眾人矣!”

“聽說是救沐師妹,耽誤了登塔時間。”

“笑話,其一,武魂塔外根本不可能有靈獸出現,否則,大秦各宗門共討之。

其二,前四次攀登武魂塔,他連進入其中的資格都冇有,所以,就算古長青真的有機會覺醒武魂,也是最垃圾的武魂,毫無價值。”

“價值!”

古長青暗自呢喃,眼中滿是自嘲。

資質不夠,離開宗門,他無話可說,但是,他分明是救人在先,卻受到這般對待,其中屈辱,如鯁在喉。

“呦,這不是古師兄嗎?”

突兀,戲謔之音從前方人群之中響起,接著,一道身影慢慢走到古長青麵前。

古長青看向來人。

此人長相俊逸清秀,奈何紈絝氣質儘顯。

“周鵬!”

古長青眼中露出一絲疑惑。

周鵬,問仙宗副宗主之子,平日裡與古長青並無交集。

“古長青,你還真是喜歡多管閒事啊,冰炎蟒是我放的,原本打算趁這個機會把初寒妹妹弄到手,不曾想,被你給破壞了。”

傳音入耳!

古長青愣住。

“因為此事,我受了不小的處分,你說,我該怎麼報答你?”

說著,周鵬停止了傳音,大聲道:“像,真像!”

“周師兄說像什麼?”

有人應和。

“一條狗,喪家之犬!”

周鵬笑道,“狗看家護院,咬了人,完了被狗主人烹了給人道歉。

這,就是狗的命。”

古長青聞言頓時牙關緊咬,心中悲憤無比,原來,宗門已經知道事情真相。

是的,武魂塔周圍不可能有靈獸,否則大秦各宗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若是沐初寒承認古長青在靈獸攻擊下救了她,那麼靈獸就必須有個交代。

所以,宗門選擇將他捨棄!

“一條狗,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條狗啊!”

古長青眼中露出苦痛與瘋狂。

生活了六年的地方,他當成家的地方,把他當成一條狗丟了。

何等悲哀!

“好一個問仙宗!”

古長青猛地抬頭,雙目冷芒閃爍。

“弱者的怒火嗎?可笑,古長青,當狗,就要有狗的覺悟。”

周鵬看著古長青戲謔道,“現在,跪下!”

周鵬氣息暴漲。

“築體境!”

眾弟子訝然,未曾想,資質一般,紈絝蠻橫的周鵬,竟突破了築體境。

對比之下,更顯諷刺。

古長青目光森然,不為所動,劍拔弩張。

風吹過,眾人聚焦於此!

就在此時,一道輕靈之音響起:“夠了周鵬!”

眾人紛紛轉身,順著聲音看去,隻見一名白衣女子款款而來。

一襲白衣鑄天資,一顰一笑夢天人,長劍如風歎冰肌玉骨,天成佳人舞絕世風華。

女子一出,便是璀璨星辰。

然而,古長青眼中卻滿是怒火,咬牙切齒:“沐初寒!”

宗門可以把他棄之如狗,但是沐初寒不能不承認他救命的事實。

他平生最恨恩將仇報之人,沐初寒不過十六歲,覺醒武魂不急。

但是他不一樣!

救了對方一命,對方卻要毀了他一生,即便沐初寒美若天仙,在古長青眼中,依舊醜陋的令人髮指。

感受到古長青的怒火,沐初寒臉色微微一變,不敢與古長青對視。

“沐師妹,這是私人恩怨……”

周鵬淡聲道。

他不怕沐初寒將真相告知天下,人與狗,價值不同。

“周鵬,古師兄也曾為宗門得到無數榮耀,你莫要過多刁難。”

沐初寒露出一絲掙紮神色,輕歎一口氣,轉而帶著歉意的看向古長青:“古師兄,我這裡有些丹藥……”

“滾!”

古長青冷喝。

“少在這裡假惺惺了,沐初寒,你這個恩將仇報的賤人!我還用不著你來為我主持公道。”

說完,古長青猛地右手成爪,瞬間抓向周鵬。

“好膽!”

周鵬見狀怒喝,手上動作不慢,區區聚元,不知天高地厚。

嘭嘭!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古長青直接揮出一道道殘影,從周鵬的封鎖之中穿過,捏住了他的咽喉。

“怎麼可能!”

周鵬眼中滿是驚愕。

圍觀修士也紛紛目瞪口呆。

“聚元圓滿越級戰築體初期,天啊!”

“好強,一招便擊敗了周師兄。”

“畢竟在聚元圓滿待了五年,古長青的戰力確實不是一般的聚元圓滿可比。

彆忘了,他當年可是大秦年輕一輩第一人啊!”

古長青捏著周鵬的脖子,嘲諷道:“這就是築體初期嗎?”

不屑溢於言表:“廢物!”

五年,修為不進,但是,他從未虛度光陰。

眾人一時之間未曾回過神。

轟!

刹那之間,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宗門之中飛速逼近,瞬間將古長青籠罩。

“哦,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東西,敢說本座的兒子是廢物。”

人未到聲已至!

宗門深處,一名中年男子踏空而來。

“是副宗主!”

眾弟子驚呼。

來人正是問仙宗副宗主周天禮。

腳踏飛劍,負手而立,白衣隨風,強者風範儘顯。

壓力陡生!

“放開鵬兒,跪地認錯,我可饒你不死!”

聲音威嚴,不容違逆。

“古長青,我爹來了。”

周鵬見狀嘴角頓時露出一絲冷笑,“你拿什麼跟我狂?

聽到了嗎,跪!下!”

眾弟子目光皆彙聚於古長青身上。

跪下,還是死?

古長青沉默。

“嗯?

你要本座說第二遍嗎?”

見古長青不為所動,周天禮顯得有些不耐。

氣機鎖定古長青,強大的氣場籠罩,古長青頓時動彈不得。

此人,乃是道顯!

築體之後為罡體,罡體之後,纔是道顯。

“莫不是,你覺得你有能耐在我麵前殺了鵬兒?”

周天禮不置可否。

“古師兄,不要為了爭一時之氣……”

沐初寒見狀急忙道。

“閉嘴!”

古長青冷喝,轉而冷冷的看著周天禮。

跪下或許能活,但男兒膝下有黃金,豈可輕賤!

人,總要有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吧,下跪,毋寧死!

體內元力瘋狂運轉,生命之力開始燃燒。

“古長青在燃燒生命,以他的修為,燃燒便是死亡,瘋了嗎?”

有人愕然。

濃烈的火焰狂猛的將古長青完全覆蓋,他的眼中慢慢露出瘋狂之色。

一陣氣勁爆發,古長青瞬間掙脫周天禮的氣息壓製:“我跪你姥姥!”

一聲爆喝,右手猛地用力,哢嚓!

周鵬的脖子應聲而斷。

“殺了!”

眾人皆驚。

周天禮更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顯然古長青突然的爆發讓他措手不及。

接著是震怒:“你敢殺我兒!

找死!”

轟!

周天禮隔空一掌,古長青的胸膛詭異的陷下去,接著整個人猛地飛起,朝著不遠處的雲落崖落去。

古長青看著慢慢軟倒的周鵬以及發狂的周天禮,突兀暢快大笑起來:“來啊,來啊,哈哈哈,爽嗎?爽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聲音迴響雲落崖,古長青無力的墜落。

“古長青,你殺我兒,你一命,抵不了!”

周天禮瘋狂的怒吼,然古長青卻已落入深淵!

雲落崖,高千丈,彆說古長青,就算是問仙宗宗主落崖,也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