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就造個遊樂場怎麼成仙了》 小說介紹

玄幻:我就造個遊樂場怎麼成仙了講述了章玄章紫儀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第19章聽到章玄的話,安長陵一愣。“還冇好?”“還冇完全好。”章玄鄙夷的掃了他一眼:“這些年來你差點折騰廢了,真以為這麼容易就能治好。”“起碼再到我這鬼屋裡闖個十幾次吧,或許就能好全了。”“啊!?”安長

《玄幻:我就造個遊樂場怎麼成仙了》 第19章 免費試讀

第19章

聽到章玄的話,安長陵一愣。

“還冇好?”

“還冇完全好。”

章玄鄙夷的掃了他一眼:“這些年來你差點折騰廢了,真以為這麼容易就能治好。”

“起碼再到我這鬼屋裡闖個十幾次吧,或許就能好全了。”

“啊!?”

安長陵渾身一顫,回頭再看鬼屋,臉都綠了。

這鬼屋實在太陰森恐怖了,再來十幾次,他還要不要活了。

可他也隻能咬緊牙關,唉,拚了!

另一邊,皇宮內。

後宮一座幽靜寢殿內,周婉兒和紅葉對坐在亭台中。

聽完紅葉的話,周婉兒臉上冒出怒火。

“紅葉你怎麼也說這種話,章玄他不是你們想的那種人!”

紅葉忙道:“婉兒,那是你冇有親眼看見。”

“我今天早上在章府門口,可是目睹那十幾名妙齡少女纏住章玄,個個眼裡都冒綠光,恨不得當眾就吃了章玄,簡直氣煞我也!”

“不會的!”

周婉兒站起身來:“我與章玄情投意合,更有婚約在身,他絕不可能跟其他女子來往,京城謠言眾多,此事不足為信。”

紅葉都急了:“婉兒你要不信,大可親眼出去瞧瞧,我要是說謊天打五雷轟!”

“這……”

看到紅葉言之鑿鑿,甚至發起毒誓,周婉兒心裡也是咯噔一聲,突然有些慌亂。

難道章玄真的揹著她跟彆的女人不三不四!

隻是很快她臉色苦惱:“可是祖母下了禁令,不許我出宮,皇宮侍衛定會攔下我的。”

紅葉也不由蹙眉,想了想道:“那我帶你出去,你蒙上麵紗,假裝是我婢女。”

周婉兒苦笑:“你進宮時,侍衛們都瞧見你是孤身一人,出去變成兩人,侍衛怎可不查。”

紅葉頓時也陷入苦惱,一臉無可奈何。

這時她忽然耳朵一動,敏銳的聽到門外傳來哀慼聲。

“有人!”

兩人趕到門口,卻見一個紅衣老太監一手扶腰,一手攙牆,踉踉蹌蹌的走著。

“雨畫田,你這是怎麼了?”

周婉兒驚訝道。

雨畫田扭頭一看,見是周婉兒,頓時嗚咽出聲。

“回稟殿下,老奴捱了貴妃娘娘一頓板子。”

周婉兒愣住了:“被我母妃打了?母妃為何要打你?”

聽到這話,雨畫田更是滿臉委屈,急忙訴說起來。

“殿下,老奴本來是前去貴妃娘娘那兒,告知章玄乃是九品宗師一事,這本來是件喜事。”

“哪知貴妃娘娘跟太後一樣不信老奴,還命人打了老奴十板子,哎喲,老奴現在這下半身都快失去知覺了。”

雨畫田臉色悲慼,暗道自己也真是犯賤,非要上趕著捱揍。

這下好了,昨晚被章玄一拳打得差點半癱瘓,好不容易穩固下傷勢,又被人狠狠打了十大板子,真是造孽啊!

聽完雨畫田的話,紅葉頓時叱喝道:“你撒謊!”

“難怪太後與貴妃要責罰你,章玄怎麼可能是九品宗師!”

紅葉簡直要被氣笑了。

她昨天與章玄有過交手,她承認章玄可能隱藏了武道修為,可要說他是九品宗師,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一個普通武者修煉一輩子都不敢保證能晉升宗師。

就算是天賦異稟之人,冇有三四十年的苦修,也是不可能成為九品宗師的。

而她們大週近五十年來第一天才,如今的皇帝陛下,也是在三十歲時才突破九品。

所以這雨畫田居然敢大放厥詞,說章玄是九品宗師,此話簡直可笑。

“說!你是不是也被那章玄買通,想要在太後和貴妃身旁吹耳邊風?”

“好啊!章玄竟敢將手伸到宮裡來,他有幾個腦袋夠砍的!”

紅葉怒斥道。

雨畫田聽完卻是氣的身子發抖,當場就想回一句咱家吹你@&的……

為什麼他說真話卻無一人相信,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呢?

“紅葉姑娘既然不信,那咱家也無話可說。”

說完他轉身就要走。

這時周婉兒說道:“且慢。”

“雨畫田,你說章玄是九品宗師,證據呢?”

周婉兒目光炯炯,畢竟這涉及到她的心上人,而且還可能是一個絕世高手,她很想弄清楚。

雨畫田臉色窘迫,一臉赧然的回道:“老奴不敢欺瞞殿下,實不相瞞,老奴昨晚去了章府,本想刺殺那章玄。”

“啊!?”周婉兒臉色一變,頓時心生怒意。

“可誰知老奴還冇出手,竟被那章玄一拳便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殿下,那章玄真是九品宗師啊!”

聽到這話,周婉兒杏眼一瞪。

而雨畫田也是扯開上衣,露出了剛縫好的傷口,那針線如蜈蚣般猙獰駭人。

“殿下且看,這便是被那章玄打得,老奴也是宗師,若那章玄是個普通人,怎可能將老奴傷成這般!”

看到這一幕周婉兒是徹底相信了!

“章玄竟真是絕世高手!”

周婉兒笑了,扭頭看向紅葉:“紅葉這下你可相信了!”

紅葉臉色難看,卻還是搖頭。

這事太令人震驚了,她還是不能相信。

“無論如何,從今早的事便能看出章玄依舊是個好色之徒。”

“我先回去了!”

紅葉咬牙說完,轉身就走了。

章玄是九品宗師?

不,這不可能!

她邊走邊搖頭,心裡卻是亂成了一團麻。

“殿下,那老奴也先告退了。”

雨畫田說完繼續扶著牆壁嗚咽離去。

而周婉兒扭頭便走,迅速趕到了貴月殿,這也是她母親,大周唯一的貴妃,杜貴妃的住處。

周婉兒一進門,便看見一位身穿華袍的絕美婦人坐在殿上,兩側諸多侍女端著果籃。

“母妃!”

周婉兒走了進來,見到是她,杜貴妃露出寵溺的笑容,母女二人的容貌竟有七八分相似。

“聽說太後對你下了禁足令,婉兒,希望你不要怨憤,太後也是為你好。”

周婉兒一笑:“放心吧母妃,我不會恨祖母的。”

“那就好。”

杜貴妃點頭一笑:“快嚐嚐這些瓜果,都是靈藥園新采摘出來的靈果。”

周婉兒拿起一顆火龍果般的果實嚐了一口,忍不住說了聲甜。

隨即她說道:“母妃,你應該知道章玄他是九品宗師一事了吧?”

聽到這話,杜貴妃眉頭頓時一挑,看向了周婉兒。